<address id="hbtvf"><listing id="hbtvf"><nobr id="hbtvf"></nob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hbtvf"><address id="hbtvf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hbtvf"><form id="hbtvf"><listing id="hbtvf"></listing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hbtvf"></address>
      <listing id="hbtvf"><listing id="hbtvf"><menuitem id="hbtvf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一封家書

     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:2021-07-23 15:01:00

        小王村支部書記王萬春到縣城看望王水仔。王水仔是小王村人,之前一直在市里工作,不久前派到縣里擔任副縣長。

        王萬春跟王水仔是發小,交情不薄。兩人找了家小館子,以茶代酒,邊吃邊聊天。聊到小王村的人和事,王萬春察覺到,王水仔眉目之間顯出憂煩來,遂問之,王水仔說,自從到縣里工作,經常有村里鄉親找他辦事,但有些事不能辦,辦了違反原則。王萬春說,不能辦堅決不辦,你可是小王村出來的,是我們的驕傲,千萬不能栽跟頭。王水仔點點頭,當年我家窮,鄉里鄉親幫襯不少,尤其是老斤叔,對我可算有恩。老斤叔也找你了?王萬春有些意外。老斤叔是出了名的“老古董”,凡事不求人。早年老斤叔曾在鄉傳達室工作,王水仔在鄉中學念書,跟著老斤叔吃住三年。眼下,老斤叔的兒子想承建排污管網項目,讓王水仔跟鄉里招呼一聲。王萬春心想,老斤叔有事相求,怪不得王水仔憂心忡忡的。此時,王萬春的眉頭也皺了起來,想了想說,水仔,這事我來想想辦法。你有什么辦法?王水仔問。我相信,鄉親們都是講道理的,老斤叔也是。聽王萬春這么說,王水仔感覺輕松了一些。

        王萬春回到村里,并沒有去找老斤叔,他怕貿然說事,有損老人的面子。王萬春坐在辦公室,欲尋覓一個萬全之策時,村宣傳委員拿來一份通知,號召大家組織開展“學習黨史,誦讀紅色家書”活動。王萬春靈機一動,便有了主意,隨即交代如此這般落實活動事宜……

        活動在小戲臺舉行,黨員和村民圍得滿滿當當。老斤叔是黨員,自然也到了場。王萬春登臺主持,然后是村干部和幾個年輕黨員,逐一上臺誦讀紅色家書。家書都是革命先烈寫給父母、妻兒的書信,有的還是臨別遺信。臺上誦讀者聲情并茂,飽含對烈士的崇高敬意,臺下的黨員和村民,一個個都屏息靜聽,聚精會神。

        活動持續了個把小時,誦讀者悉數登臺。誦讀結束后,自然應該王萬春講話。王萬春說,剛才大家誦讀、聆聽了革命烈士的家書,精神受到洗禮。其實,我們小王村,也有一位長輩,年輕時參加了革命,多次立功。后來,他還擔任了我們縣的縣委書記。那時交通不便,與家人聯系主要靠書信。我手上還保留了一封他寫給哥哥的信,借這個機會,我想將這封信讀給大家聽。

        王萬春說的是誰?臺下大家議論紛紛。

        王萬春示意大家安靜,接著說,想必大家都猜出來了,我所說的就是王富貴,老斤叔的二爺。說罷,王萬春走到老斤叔的身邊,俯身說,老斤叔,請您移步上臺,親自給大家讀讀吧。老斤叔忙不迭地推辭說,不行、不行,我老了,不行了。王萬春笑著說,老斤叔,這可是您二爺寫給您爺爺的信,您讀最合適,大家說是不是?于是大家齊刷刷地鼓掌。這下,由不得老斤叔不登臺念信了。

        “……大哥,感謝你送我參加革命,解放全中國、為老百姓謀幸福,這正與我的信仰相契合……大哥信中提到侄兒工作一事,我作為縣委書記,雖能安排,但我不能這么做……大哥是個明理人,一定能理解弟弟的。希望侄兒多讀書,即便在家做個農民也是好的,也是為國家建設出力……”

        讀著讀著,老斤叔的聲音漸漸低了下來,后邊幾句,幾近無聲。念畢,老斤叔神情凝重,低著頭,一聲不吭地走下臺。大家不明就里,臺下又是一片議論。

        王萬春心中竊喜,又說了幾句,宣布活動圓滿結束。

        王萬春回到家,老斤叔已守在院子門口,如做錯事的孩子般囁嚅著說,萬春,你跟水仔說一聲,那事……就算了。王萬春問,老斤叔,您說的是什么事?老斤叔怒目圓睜,你這小子,跟我裝傻,皮緊了吧。揚手作勢要打。王萬春躲過一旁,偷偷笑出了聲……(作者單位:江西省上饒市紀委監委)

      亚洲AV无码洁泽明步在线观看